海上遥远的光影记轶

首页 UAPP 私信 提问 投稿 归档 RSS
1/143

河内观楼

翻阅历史,越南近代曾经长期遭受法国殖民统治的侵害。河内至今,仍可在丛丛的绿荫深处,随意地见到奶黄色的法式洋房,现在则多为政府机关、大事业单位的用房。 河内的城市规划,除了条条宽阔的主干道外,民房小区成片开发的地产业,也只是近年来经济发展之后,刚刚开始。所以一般的民房都为自建的私房,在有限的土地面积内,沿街挤在一起,这样大家都有口商业的饭吃。房子可建三至六层不等,且根据业主的喜好,风格别异,各领“风骚”。从房屋的高低精简,华陋美丑,就可估计到业主的经济状况,与文化艺术的修养。

河内街头

河内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十一世纪起成为越南历史多个朝代的都城。1831年才正式命名为河内。面积3324.92 平方公里,人口623万人。 1970年代前后,河内遭到美国B-52持续地狂轰乱炸,损失惨重。今天当我漫步街头,当年的弹坑与轰炸痕迹,早已荡然全无。只见游者纷至踏来,市民安居乐业,街市车水马龙,连路边的参天大树,也依旧根深叶茂,假如他会开口说话,一定会娓娓地向你叙说,河内曾经的战争沧桑。 01,信息时代的标杆 02,胶卷尚未退市? 03,老板与座驾 04,早早忙碌的修理店 05,河内特产法式长棍 06,河内出租车 07,幽静的马路 08,越式三轮 09,穿梭的摩托群 10,流动水果小贩 11,比比皆是的米粉店 12,河内公交车 13,十字路口 14,老美的越南情节 15,榕树下的老嫗 16,越式酒吧 17,满街的俄青游客 18,树荫下的街市 19,旧街风貌一暼 20,路边的大树就是红木材 21,老美旅团准备合照 22,老美旅团 23,仿巴黎圣母院的圣约瑟夫老教堂 24,热带风情的街道 25,小巷一角 26,河内个体店 27,排排而坐的河内咖吧 28,特色的猫屎咖啡吧 29,一对老俄重返河内

河内之晨

早晨在五星酒店的睡梦中,却被阵阵的鸡叫声吵醒!拉开窗帘,天色早已大亮。步入八楼的自助餐厅,透过大窗玻璃遥望河内的城市景观,远远的红河,正在静静地流淌。举目远眺,整个河内仿佛都是“下只角”,在一片片杂乱民房的汪洋之中,幢幢的高楼如同孤岛,亦如春笋,拔地而起。 四月的河内,在淡淡的晨光之中苏醒。群群的摩托,早早地穿梭在大街小巷,匆匆地奔波在高架道中、红河桥上。这犹如河内市流动的生生命脉,点点滴滴地为这个城市,注入勃勃地生机。

河内之夜

这是五星酒店外的老旧街巷即景,也许此地是河内的“下只角”,令人仿佛又回到了1990年的厦门,若不是店铺招牌拉丁字的提醒,真会觉得时光回倒流!

上海:浦东机场掠影

本组照片拍自一次普普通通的国际航班。用SONY NEX-F3 的18-55mm 镜头拍摄。

百味人生都柏林

《都柏林人》是爱尔兰作家、《尤利西斯》的作者詹姆斯·乔伊斯所写的一本短篇小说集。记得小说集里,那些小巧精致的短篇,从各个侧面展现了上世纪初叶,都柏林的中下层民众,苍凉的生活场景,令人感慨。当年读这本小说的时候,都柏林对我来说,还只是个远在天涯海角的陌生地,都柏林人还是个小说概念的想象群体。 正是带着这种昔日阅读的印象,2015年7月我随旅行团来到了小说的原始地都柏林,并庆幸自己,此生竟然还有机会来看一看,当年小说中想象的都柏林人,看一看他们的生活场景,看一看他们的“腔调”与举止。 然而,随着我国的许多旅行团队,源源不断地来到都柏林,旅行的现实过程却是:匆匆忙忙地从景点甲,转场到景点乙,再由景点乙赶场到景点丙,任由导游滔滔不绝的耳边风,众人却四处张望,纷纷演绎规律性的动作,双手举起大大的单反,小小的手机,寻寻觅觅地选择角度,分分秒秒地抓紧取镜,沾沾自喜地拍摄几张“到此一游”,回到酒店,就忙忙碌碌地上传到微信,再千里迢迢地超越时空,发回国内。 作为一个匆匆的团队旅者,要想了解当地的社会人文,也只能依靠匆匆瞬拍的积累,上车不睡觉步行多拍照,容不得从容地去思考,丢掉小说中想象的场景,来面对今天旅行的真实。 从小说《都柏林人》的首版至今,时光已经流逝了数十年,而爱尔兰的社会经济发展,都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今天的都柏林,早已成为一个经济、文化、科技快速发展的旅游名城。欲知今天都柏林人的精神面貌与生活状况,就从我抓拍的街头行人之中来看一看,但愿可以帮助你,获取某种零杂的信息吧!

凌驾英伦大地

从伦敦开始,旅游大巴一路向北,跨过爱尔兰海,直到都柏林。游历大小河域、河网平地、丘林高原、城镇庄园。匆匆十天的行程,今天又从都柏林飞回伦敦,凌空跨越的那种舒坦,可真要感谢旅行社务实的精心按排。由于维珍的支线飞机飞得不高,从空中鸟瞰的角度,恰到好处。对焦机窗外,茫茫田野、蒙蒙海岸、湾湾河流、以及密密麻麻的城市建筑群,自然令人心旷神怡。